“凤”舞东方起宏图

  八月三十日航拍大兴国际机场。北京日报记者 潘之望 摄

  “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!”

  25日,天安门正南46公里处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郑重宣布。

  当天下午,一架A380大型客机滑出跑道,飞向广州……

  凤凰展翅,叩问九天。

  一个新地标,历经9年攻坚克难,如今风姿初现,投入运营;

  一个新动力源,驱动京津冀,引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,重塑新格局;

  一个新国门,敞开胸怀,欢迎四海宾朋……

  凤凰展翅,新时代的大机场展露真容

  航空运输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。

  1958年,作为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建设的现代化民用机场,北京首都机场投入使用。

  改革开放以来,民航出行需求大增,首都机场三次大规模扩建。2018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亿人次,成为全球第二个年旅客吞吐量过1亿人次的机场,但每天仍有400架次航班申请无法安排。

  快速发展的中国,既要有效满足人民出行需求,更渴望更多拥抱世界。

  与此同时,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推进,北京城亟待打开新空间,结合北京新机场建设城市南部国际交往新门户。

  1993年,北京市就在城市总体规划修编中预留了机场场址。经历数年选址论证后,北京新机场工程立项。

  2017年2月23日,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时强调,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,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,必须全力打造精品工程、样板工程、平安工程、廉洁工程。

  如今,万事俱备,东风已来。

  这座外观宛如金色凤凰的机场,英国《卫报》将其列为“新世界七大奇迹”之首。

  集萃绿色智慧的设计精髓——

  步入航站楼,8根巨大的C型柱,如同一朵朵从地面长出、朝着蓝天和阳光盛开的百合花,散射出五条指廊。

  “航站楼庞大的屋盖,相当于25个标准足球场。”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规划设计总院总规划师牧彤指出,C型柱不仅简化了建筑结构,还为乘客提供了最大化的公共空间。

  实行最严的噪声治理标准、全场绿色建筑100%、垃圾无害化处理100%……据推算,这座航站楼比同等规模的航站楼能耗降低20%,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.2万吨,相当于种植119万棵树。

  浓郁的中华风范随处可见——

  新机场尽显中国传统美学。步行到五条指廊的尽头,分别是中国园、瓷园、田园、丝园、茶园5座开放式花园,雕梁画栋的中式大门、小桥流水、长廊水榭……既让旅客得到充分休憩,更深刻感受中国文化的魅力。

  以人为本的精细考虑贯穿其中——

  航站楼采取双进双出模式,换乘效率大大提高;从航站楼中心到最远端登机口,步行距离最长不超过600米,不到8分钟。

  为提高航班正点率,新机场通过多项先进技术有效保障雾、霾等天气下航班的安全顺畅运行,具备在跑道视程低至50米时进行三类B盲降运行保障条件,这将刷新中国机场低能见度运行的纪录。

  “5G信号全覆盖、全流程自助、无纸化通行、刷脸登机、智能安检成为新机场的标配。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党委书记李勇兵说。

  未来,大兴国际机场与首都机场综合吞吐量将突破2.5亿人次。

  大兴国际机场目前民航部分投资1167亿元,带动交通等市政配套投资3000多亿元,总投资达到4500亿元。据估算,民航业投入和对经济社会的拉动比例高达1∶8。

  攻坚克难,依靠中国智慧打造民航典范

  世纪工程,举世瞩目。

  “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代表性,新机场代表了目前已建成机场的最高水平。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郭雁池说。

  “建设难度是以往不能想象的。”曾先后参与过首都机场二号航站楼、三号航站楼建设的李建华说,更想不到的是,短时间竟能建成如此高水准的世界级机场。

  在主航站楼,屋面网架重量超过3万吨,接近鸟巢钢结构的重量,都要放在8个C型柱上,而C型柱形成的空间甚至能放下整个水立方。

  屋顶重、空间大、受力难,地下还要考虑高铁、地铁、城际铁路等轨道线穿过,施工的难题一环套一环。

  仅用100天就完成了近1万根基础桩施工任务,10个月浇筑105万方混凝土;80天完成投影面积达18万平方米的全自由空间曲面屋盖钢网架提升和安装,误差控制在2毫米之内……建设者逐项攻关,填补多项国内机场建设技术空白。

  这是属于创新者的舞台——

  世界首次高铁下穿机场航站楼、世界最大的无结构缝一体化航站楼、世界集成度最高的航站楼……难题层出不穷,方案无例可循,考验的是中国智慧、中国方案。

  斜向跑道,是新机场的一项国内首创。

  在北京,受风力条件影响,首都机场航班90%的时间向北起降,但70%的航班流却是南来南往的,大量飞机需要向北绕飞。

 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新机场因地制宜采用斜向设计跑道,可使飞机起飞后直接向东或东南切入航路,节能减排、节省时间。同时避开了廊坊市主城区,缓解了飞机噪声对居民的干扰。

  工程突破了我国大型机场建设的种种瓶颈,创下技术专利103项,65项新工法,国产化率达到98%以上,工程验收一次合格率100%,13项关键建设指标全部达到世界一流。

  大展宏图,书写中国新故事

  草桥,北京南三环地铁站。

  从这里出发,乘坐机场快线只需19分钟就可到达航站楼。在地铁站内的城市航站楼,旅客可办理国内、国际值机、行李安检和托运等业务。

  未来,这样的城市航站楼还将建在北京市区和雄安新区,实现机场与轨道交通之间零距离换乘、无缝隙衔接。

  以新机场为节点,建设现代综合交通枢纽,开启新局面——

  新机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中“交通先行、民航率先突破”的重点工程。“三地四场”4个民用运输机场实现合理分工、协同发展,建设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。

  高速公路、高铁、城铁……“五纵两横”骨干交通网络在这里汇合,向京津冀乃至华北地区辐射延伸。

  以新机场为圆心,一小时公路圈可覆盖7000万人口,两小时高铁圈可覆盖1.34亿人口,3小时高铁圈可覆盖2.02亿人口。

  以新机场为支点,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版图将重塑——

  地处京津冀核心地带,新机场向北46公里是天安门,向东北54公里可到北京城市副中心,向西南55公里为雄安新区,向东南82公里是天津市区。

 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,助力雄安建设科技发展新高地,联程联运辐射环渤海、长三角、珠三角……大兴国际机场的使命全新开始。

  以新机场为大门,中国的朋友圈越来越大——

  截至目前,共有66家航空公司意向入驻大兴国际机场,其中20家境内、46家港澳台地区及外国航空公司。

  2019年冬春航季,大兴国际机场预计开通116条航线,覆盖全球112个航点,包括国内航点97个、国际航点15个。

  通航,仅是起点。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徐徐展开:

  ——到2022年,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;

  ——到2025年,实现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;

  ——远期满足年旅客吞吐量1亿人次以上的需求,成为各项指标位居全球前列的大型国际航空枢纽……

  “大展宏图,兴旺昌盛”——大兴国际机场,正如其名。

  (记者李斌、王敏、齐中熙、李德欣、郭宇靖)

  中国首座百年机场北京南苑机场正式关闭

  25日23时许,随着最后一架飞机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,经过短暂飞行后降落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。中国首座百年历史的南苑机场正式关闭。

  百年机场正式谢幕,大兴机场全面启航。

  25日,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运并通航,南苑机场也迎来了最后一天民航运营。当日出港航班37架,进港航班38架,共安全保障75架次航班起降,旅客吞吐量约为11500人。最后一架航班于当日22时10分左右落地。

  此次调机转场从25日17时开始,最后19架飞机依次从南苑机场起飞,飞向大兴国际机场。

 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机场,南苑机场始建于1910年(清宣统二年),距今已经有109年历史。南苑机场是中国民航业的发源地,见证了中华民族百年奋斗的历史,拥有中国航空史上的多个第一:第一所航空学校、第一所航空工厂、第一次空中游览飞行、第一条旅游航线……

  新中国成立后,作为军民两用机场,南苑机场成为中国联合航空主运营基地。经过不断建设,2018年,南苑机场运行规模达到航班起降44468班次,旅客吞吐量约651万人次,运输货邮约2.51万吨。

  重庆将开通至大兴机场的“空中快线”

  9月25日,备受瞩目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用。从10月27日起,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将开通大兴机场始发重庆的航线,每天一班,而重庆也将开通至大兴机场的“空中快线”。

  据介绍,2020年3月,重庆航空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重庆航空)计划开通往返大兴国际机场的航线。同时,重庆航空将联合南方航空打造重庆机场到大兴国际机场的“空中快线”。记者了解到,“空中快线”指的是北京、重庆两地每天整点时刻都有往返航班。大兴机场投用后,重庆航空将逐渐加密航班架次,让市民出行更便捷。

  据悉,大兴机场是当前世界上建设规模最大的新建机场之一,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、礼贤镇和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之间。该机场主航站楼和配套服务楼、停车楼等的总建筑规模约140万平方米,其外型被形容为凤凰展翅。

  重庆日报记者在现场体验到,大兴机场出行便捷,中转也流畅。在大兴机场候机楼内,配备了400多台自助值机和行李自助托运设备,旅客可以“一证通关”“刷脸登机”,值机不超过10分钟,安检不超过5分钟。大兴机场采用了“五指廊构型”设计,旅客从候机楼中心位置到最远的登机口步行时间不超过8分钟,无论国内转国内,还是国内转国际都十分方便。

  据了解,大兴机场接近1万座樘门是“重庆造”。在机场修建过程中,重庆美心集团为其提供了近1万樘门类产品,涵盖机场航站楼、办公大楼、货运航站楼、机库、维修库、设备间、宿舍楼等场所。